羽毛球技巧慢镜头

河南有個安寧療護病區 讓每個生命帶著尊嚴謝幕

來源:2017-02-24 08:58:34

  河南有個安寧療護病區 讓每個生命帶著尊嚴謝幕

  李玲接待病人及家屬咨詢

   河南有個安寧療護病區 讓每個生命帶著尊嚴謝幕

  李玲

  編者按

  近日,國家衛計委首提“安寧療護”,提出讓人“有尊嚴地離世”。作為國內首家開展安寧療護(也就是我們常說的“臨終關懷”)的公立醫院,鄭州市第九人民醫院的醫生李玲已經為此努力了6年。

  安寧療護病區是怎樣的?在生命的最后時刻,你會做怎樣的選擇?

  河南商報首席記者 李肖肖 宗雷/文 楊東華/圖

  “中國人怕談生死,其實這是一個自然的過程,我們最終都是奔著死亡而去。”李玲說這話時,帶著她一貫從容的語氣和表情。

  這種從容,在她負責的病區也能感受到。那些即將離世的人,不是充滿著絕望、掙扎,而是充滿安寧、平靜。

  【希望】

  國家首提讓人“有尊嚴地離世”

  看到國家衛計委文件最終發出,李玲沒有狂喜,沒有如釋重負,只是感覺“水到渠成”。

  2月9日,國家衛計委官網連發三個文件,全是關于安寧療護的,明確了安寧療護中心是“為疾病終末期患者在臨終前通過控制痛苦和不適癥狀,提供身體、心理、精神等方面的照護和人文關懷等服務,以提高生命質量,幫助患者舒適、安詳、有尊嚴離世的醫療機構”,對此進行了詳細規范和指南。

  2011年,李玲在鄭州市第九人民醫院首開姑息治療暨安寧療護病區。當時,姑息治療、臨終關懷在全國都是新鮮事物,在河南,她更是“第一個吃螃蟹的”。

  去年年底,受國家衛計委醫政醫管局邀請,李玲多次參與這三個文件的起草和討論,歲末年初往返于北京和鄭州,那時霧霾嚴重,她的心里卻感到前所未有的欣慰。

  對于這三個文件,李玲覺得,可以稱得上我國安寧療護發展史上的里程碑,傳統的醫療衛生行業主要是把精力放在治療疾病上,而在疾病預防和生命末端的關懷,是相對缺失的,能做到目前這一步,已是莫大的進步和好的開端。

  【觀念】

  如何有尊嚴地離去 她找到答案

  在從事臨終關懷之前,李玲是一名腫瘤科醫生。

  “我見過學習舞蹈的年輕人,為了切掉腫瘤不惜截肢,然而腫瘤還是轉移和復發,最終遺憾離世。”李玲說。

  她發現,包括惡性腫瘤在內的所有疾病,如果治不好了或者沒法治了,病人就只能“痛苦地活”。最后搶救時刻要切開氣管,插進管子,上呼吸機,24小時補液,即使是用最新的抗腫瘤藥物,一針劑幾千元,也不過是延長一個月或者幾個月的生命,躺在重癥監護室里的病人維持生命體征,逐漸多臟器衰竭。有的腦死亡后,家屬依然會讓醫生繼續搶救……

  在生命的最后,如何有尊嚴、有質量地活著?李玲在姑息治療和臨終關懷那里找到了答案。

  在美國進修期間,她學習了姑息治療及臨終關懷臨床與管理專業,還成為美國國家姑息治療暨臨終關懷學會臨床醫師組注冊成員。她發現,國外傾向于對認知的和解、對病人的和解、對死亡的和解,“醫學是科學,但也是人文。”

  2011年,她從美國回來,著手創辦姑息治療暨安寧療護病區。在這里,她提倡這樣一種理念:承認死亡是一種正常過程;既不加速也不延后死亡;提供解除臨終痛苦和不適的辦法。

  【面對】

  生命的最后我們該怎樣面對

  不久前,經濟學人智庫對全球80個國家和地區進行調查后,發布了《2015年度死亡質量指數》報告:英國位居全球第一,中國大陸排名第71。

  最新數據顯示,癌癥已經成為中國人死亡的首要病因。2015年,國內新發癌癥人數高達429萬,281萬余人死于癌癥。現在癌癥的高發,老齡化的進一步加劇,以及各種病癥的年輕化,讓安寧療護的推廣迫在眉睫。

  李玲見了太多走到生命終點的患者,科室里,每周都要送人走。去年,剛剛送走了一個17歲的女孩,之前,女孩輾轉于各大醫院的ICU,住在擁擠嘈雜的病房里,每天面臨的是媽媽的崩潰和爸爸的愧疚。

  女孩在這里住了大概兩周,李玲她們陪她走過了最后幾天。然而,女孩的父親已經可以平靜地和她聊起來,以后孩子的墓放到哪里,碑上刻什么字。

  “在她離開的時候,她是在一種非常平靜的狀態下的。”李玲回憶說。

  【愿景】

  除了理念的推廣 下一步將要進入實際操作

  這6年,每一步,都是李玲在摸索中前進。她覺得,安寧療護能做下去,最重要的是要有專業、管理和人文理念,缺一不可。

  也有人會關心,來這里的病人是否都是有經濟能力的,理念比較先進的?

  李玲說,面對死亡沒有貴賤,來這里的病人,各種經濟條件的都有。有些比較了解安寧療護,有些就是不想讓親人痛苦。

  然而,她需要面對太多的不理解,甚至身邊團隊里醫生的習慣。有的醫生最初還會像在普通科室里一樣問:“你要不要救你媽?你要不要選擇什么什么手術?”

  這幾年,李玲致力于從身邊改變。雖然,絕大多數醫生是好心,卻并沒有像她理想中一樣,能“完全從病人需要出發”。她讓醫護人員都看《入殮師》,學習對即將離世的人的尊重。李玲也會學習一些民俗知識,尊重患者的信仰,和病人家屬討論準備什么衣服,遵從哪些傳統的做法。

  當工作遇到困難時,李玲常會想起自己的父親。

  她的父親當了一輩子醫生,放棄了上海的優越條件回到了河南。有時候,李玲也不理解,父親為什么做那么大犧牲?直到和父親最后相處的幾個月,她深深理解了父親。父親臨終提出,把自己的眼角膜捐了,而且指定是失明的貧困農村女童。他說,女孩兒將來要成為母親,孩子能看到了,以后還能幫助一個家庭。

  這讓李玲堅信,人總是需要點精神的。

  “在國外,終究是外邊,我們身邊有這么多需要做的事。”李玲說。

  接下來,李玲初心不改,一樣一樣把臨終關懷做好,變成現實。接下來要做更多的事情,給患者和家屬提供更加規范的安寧療護,另外還要幫助相關的同行把好事兒做好。

羽毛球技巧慢镜头 期货配资是正规的吗 期货配资的风险 贵州麻将 国内股票配资平台排名 推倒胡4人麻将下载 日本股票指数走势图 捕鱼王在哪下载 和讯股票行情 易发游戏老版本 贵阳麻将捉鸡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