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技巧慢镜头

父母車禍賠償款拿不到 通許姐弟大學生遭遇困局

來源:2017-02-24 10:30:12

 父母車禍賠償款拿不到 通許姐弟大學生遭遇困局

  姐姐在照顧受傷的母親

   □記者周斌席小超文圖

   核心提示|元宵節過后,通許縣玉皇廟鎮陳莊村的陳曉珂和弟弟陳曉亮并沒有像其他同學一樣返回大學校園,而是繼續留在家中照顧在事故中受重傷的父母。上個學期,兩人也分別請了三個月以上的假。

   自從去年7月父母回家途中發生事故后,姐弟倆就中斷了學業,既要帶著父母看病治療,又要和事故另一方打官司爭取民事賠償,父母的傷病、生活的壓力,全部落在年輕的姐弟倆身上。

   更重要的是,姐弟倆面臨著輟學的危險,一對年輕大學生的命運正在發生變化。

   一場車禍后,姐弟倆不得不中斷大學學業

   23歲的陳曉珂去年從鄭州一所大專院校畢業后,順利通過專升本考試考進了平頂山學院,比她小一歲的弟弟陳曉亮正在焦作大學讀大二,父母在鄭州開了一家小飯館,一家四口原本有著平淡幸福的生活。然而,突如其來的一場車禍,讓這個家庭陷入了困境之中。

   2016年7月17日凌晨3點多,父母騎摩托車回家途中,撞上堆在路中的一堆石子,雙雙嚴重受傷。為何要選擇在凌晨趕路?陳曉珂說,父母前一天去外婆家走親戚,為了第二天一早去地里上化肥才決定凌晨往家趕。

   在事故中,陳曉珂的父親“腦挫傷、顱骨骨折、腰椎骨折”;其母親“顴骨骨折、髕骨骨折、腰椎骨折、開放性股骨骨折”。

   由于傷勢嚴重,姐弟倆帶著父母多次轉院治療,先后在通許人民醫院、開封155醫院、鄭州鄭大一附院住院幾個月,治療費花了將近30萬元,使原本經濟條件普通的家庭變得一貧如洗。

   “母親傷勢更嚴重一些,光是在重癥監護室就住了一個月,家里的錢早就花光了,向親戚鄰居們借了不少,連同學們都捐款了。”陳曉珂說。

   除了面臨經濟上的困難,姐弟倆還面臨學業的中斷。

   陳曉珂說,由于給父母治療期間得到了親戚鄰居等很多人的幫助,父母不愿再麻煩別人,因此照顧父母的重擔就落在姐弟倆身上,使原本在去年9月就該入學報到的她一拖再拖,甚至將父母的病歷寄給學校老師以換取更長的假期;而正在焦作大學讀大二的弟弟也被迫開始長時間請假,至今已向學校請了三四個月的假。

   姐弟倆的心愿:希望對方早日賠償

   走進陳曉珂的家,是一座普通的農家小院,院子里堆著金黃的玉米,一輛破舊的電動三輪車是家里唯一的交通工具,姐弟倆平時外出給父母買藥、辦事、打官司,都是騎電動車去。

   走進屋里,空蕩蕩的客廳放置了兩張床,受傷的父母各躺一張。看到記者到來,陳曉珂的母親舉起僵硬的左手搖晃著打招呼——她的左手腕已經不能彎曲,右腿上還安裝著一尺多長的支架,金屬支架插進肌肉中固定著里面破碎的骨頭。

   為了避免感染,姐弟倆每天必須用酒精擦拭兩次支架和皮膚連接處。

   陳曉珂的父親傷情相對好一點——經過半年多的恢復,現在基本上能自己走動了,天氣好的時候,他能蹣跚著到院子里活動一下,但肋骨和頭部不時發作的疼痛,仍讓他不具備自理能力。

   很顯然,兩人的后期治療仍需要很多費用。為了給父母“討個公道”,陳曉珂委托律師到通許縣人民法院起訴,要求事故另一方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法院一審已經判下來了,判對方承擔30%的責任,但是對方上訴了。”陳曉珂一邊給母親腿部按摩,一邊說,“如果順利得到賠償,父母就能得到更好的護理,或許能恢復得更快,我和俺弟也能早點返回學校,沒想到對方上訴了,如果再拖一段時間,這個家就真的堅持不下去了。”

   陳曉珂向記者提供的判決書顯示,路達公司(在路中堆放石子的單位)在事故中負次要責任,陳曉珂父母截至目前住院治療產生的各項費用共計296292.68元,法院判決路達公司承擔30%的賠償責任,共計賠償88888.08元。

   對于法院判決的30%,陳曉珂表示,她怎么也沒想到,對方連30%都不愿意承擔。雖然半年多來她和弟弟經歷了很多磨難,但面對這一困局,兩人也不知道接下來該怎么辦?

   記者了解到,為了挑起家里的重擔,懂事的弟弟已經準備休學了,而作為姐姐的陳曉珂,也不知道何時才能回到大學校園。

   “如果一切不能順利,我可能就輟學了,畢竟我是家里老大,賠償下不來,家里又沒有收入,我只能出去打工貼補家用。”采訪結束后,陳曉珂給記者發來了這樣一句話。

   (應本人要求,文中人名均為化名)

羽毛球技巧慢镜头 最大的合法配资平台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最新消息 武汉赖子麻将各种版本 沪深股票价格排名 516李逵劈鱼1737 长盈宝配资 四川青鹏棋牌游戏下载 微乐四川麻将下载安装 那个理财平台安全可靠 永利棋牌官网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