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技巧慢镜头

曹紅衛為捐造血干細胞做準備 不少患者苦尋配型

來源:2017-02-24 09:54:35

 曹紅衛為捐造血干細胞做準備 不少患者苦尋配型

  護士正在為曹紅衛注射動員劑

   □記者蔡君彥文許俊文攝影

   核心提示丨昨天早上7時15分,曹紅衛在省腫瘤醫院注射第一針動員劑,隨后幾天里,他將連續注射9針動員劑,為2月27日造血干細胞捐獻做準備。若一切順利,他將成為河南第600例非血緣關系造血干細胞志愿捐獻者(大河報昨日AⅠ·04版曾報道)。

   曹紅衛的捐獻幫助河北一位患者重燃生命希望,他是幸運的。但目前仍有不少患者在苦苦尋找合適的配型。

   現場丨第一針動員劑注射輕松完成

   “晚上睡得還好,早上六點半就起床了。”昨天早上7時許,曹紅衛在焦作市紅十字會工作人員陪同下,早早趕到省腫瘤醫院5號樓5樓血液七科,準備接受第一針動員劑注射。

   34歲的曹紅衛是一位退伍老兵,多年堅持跑步鍛煉,對自己的體質很有信心,此次來捐獻,心態也一直很放松。

   即將注射的動員劑,也叫粒細胞集落刺激因子,其功能是促進造血干細胞大量生長釋放到外周血中,便于采集。當針頭刺入左臂肌肉,曹紅衛眉頭都沒皺一下,沉默淡定,很快,注射順利結束。

   隨后,護士又從他的右手手掌上抽取6管血,進行血常規、肝功等方面的檢查。護士說,抽血通常都是扎胳膊,由于對方4天后要進行造血干細胞捐獻,到時還要扎胳膊,從手掌上抽血是為了盡可能減少對捐獻的影響。

   “第一次注射動員劑,需要在這里觀察半小時。”護士提醒,注射動員劑后,有極少數人可能出現過敏反應,觀察半小時,以防萬一。

   曹紅衛爽快答應,在病區的過道走走,半小時很快過去,沒有過敏反應,一切安好。接下來幾天,曹紅衛每天早晚需要各注射一針動員劑,直到周一早上注射第9針動員劑后,開始造血干細胞采集。

   講述丨沒能找到合適配型,他們發出“生命呼喚”

   曹紅衛的捐獻幫助河北一位患者重燃生命希望,他是幸運的。遺憾的是,目前,仍有不少急需做造血干細胞移植的患者,在苦苦尋找合適的配型。

   故事1駐馬店張偉(化名)42歲

   這是42歲的張偉第6次住院接受化療了,一次化療讓他沒了之前的滿頭黑發,連以前的精氣神也找不到了。

   張偉是駐馬店人,之前跑運輸,是家里的“頂梁柱”。去年7月開始,他時常出現發燒等癥狀,在醫院做檢查后,被確診為白血病,這對一家人來說,無疑是晴天霹靂。東拼西湊,他開始了一次又一次化療,盡管特別痛苦,他都扛住了。多方咨詢后,他意識到無休止地化療并非長久之計,需要找合適的配型,做造血干細胞移植。

   “從去年來住院就開始找,到目前一直沒找到合適的配型。”張偉說,為全力支持他治療,兩個孩子先后輟學,愛人形影不離陪著照顧他,74歲的老母親還堅持出去打零工,想掙點錢支援他看病。

   故事2周口李子煜18歲

   18歲的李子煜看上去壯壯的,如果不是穿著病號服在血液病區病床上,很難把他和病人聯系在一起。如果不是病魔侵襲,此時,他應該坐在周口太康一高的教室里,和同學一起備戰高考,所以他入院很久,依然不忘看書。

   李子煜是家里的獨生子,懂事好學的他,原來憧憬著考上新鄉醫學院,將來當一名醫生。沒想到,在去年4月20日,他被確診為T淋巴母細胞瘤,截至目前,已經化療了9個療程,花費近50萬元。“孩子想早點兒出院,回去上學。”媽媽說到寶貝兒子,淚如雨下。為了救兒子,父母一邊想方設法籌錢讓孩子進行化療,一邊在醫生建議下給孩子找配型,但至今仍沒找到合適的配型。

   故事3南陽小子涵6歲

   “我想回家,我想回去上學。”呆在層流床里,6歲的小子涵擺弄著手里的玩具汽車,提不起多大興致,當他再一次道出心愿,一雙眼睛卻打量著媽媽,生怕惹媽媽生氣。

   “乖,等病好了咱就回家,繼續送你去上幼兒園。”媽媽強裝笑顏安慰他。小子涵也是獨生子,他今年1月份被確診為白血病,因為沒有兄弟姐妹為他做配型,父母只好試著從中華骨髓庫找配型,“目前還沒找到合適的,我們不愿放棄,會繼續找下去。”

   聲音丨入庫志愿者越多,患者配型成功的希望越大

   “進行造血干細胞移植,不僅僅是挽救患者的生命,更是挽救了一個家庭。”省腫瘤醫院血液科主任醫師張龔麗,是我省首批造血干細胞捐獻志愿者,也曾見證過我省第一例造血干細胞移植。

   2003年1月,河南省造血干細胞資料庫成立。當年9月24日,焦作男子宋東方,新鄭教師劉新偉,同時在省紅十字血液中心為省腫瘤醫院2名患者捐獻干細胞,實現河南造血干細胞捐獻零的突破。張龔麗見證的,是劉新偉捐獻的“生命種子”,幫同為教師的患者朱女士重燃生命希望的過程。張龔麗說,當時一切很順利,當患者康復出院時,她激動無比。

   說到造血干細胞移植,省腫瘤醫院血液六病區(兒童血液腫瘤病區)主任醫師張文林,至今仍在為一位患者痛惜,“我曾接診過一位6歲的小男孩,患的是再生障礙性貧血,家人找了一年多都沒找到合適的配型,最后終于從世界骨髓庫找到合適的配型時,孩子沒等到。”“目前,造血干細胞移植是治療惡性血液病等重癥的唯一有效方法。”張龔麗表示,做造血干細胞移植主要采用采集外周血造血干細胞,是動用正常人骨髓造血的潛能,對正常人的身體不會有傷害。

   中華骨髓庫河南分庫相關負責人介紹,多一位志愿者入庫,就意味著等待配型成功的患者多一份希望。

   數說造血干細胞移植的現狀

   有數據顯示,我國血液病患者有近百萬,有相當一部分需要造血干細胞移植,其中,白血病發病率約為十萬分之四,患者每年新增超過數萬人,50%是青少年和兒童。

   截至2016年12月底,中華骨髓庫入庫人數位居世界第四,有捐獻志愿者資料232萬人份,庫容與人口比例約為1:578,其中,有11.3萬多人份來自河南。

   位居第一的美國,約有捐獻者資料1300萬人份,庫容與人口比例約為1:25;

   位居第二的德國,有捐獻者資料700多萬人份,庫容與人口比例約為1:12。

羽毛球技巧慢镜头 四川熊猫麻将安卓版 2013年上证指数最低点 捕鱼来了 期货配资 手机棋牌游戏平台 海南麻将打牌小技巧 临沂期货配资公司 网络捕鱼辅助 2010年10月上证指数 2019股票配资平台哪个最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