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毛球技巧慢镜头

西峽“代理媽媽”接力15年 讓愛不再缺席

來源:2017-02-21 12:03:13

  西峽“代理媽媽”接力15年

西峽“代理媽媽”接力15年 讓愛不再缺席

“代理媽媽”余慧琴帶孩子們到北京玩

西峽“代理媽媽”接力15年 讓愛不再缺席

靳麥勤輔導孩子們寫作業

西峽“代理媽媽”接力15年 讓愛不再缺席

“代理媽媽”白雨涵、別曉朋和孩子在一起

  生俊東楊文甫封德

  15年,她們的目光聚焦著一個又一個貧困兒童,她們將陽光撒在每一個貧困兒童的心田;15年,她們為2335名貧困家庭孩子撐起走向未來的一片天空;她們用自己最真摯的愛詮釋著“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真諦。她們是誰?來自哪里?日前,大河網記者來到河南西峽,尋訪這個奉獻愛的群體——“代理媽媽”。

  媽媽的愛,可以代理嗎?

  詩人紀伯倫曾經寫下過這樣美麗的詩句:人的嘴唇所能發出的最甜美的字眼,就是母親,最美好的呼喚,就是“媽媽”。對于西峽縣回車鎮的娜娜來說,她對這句詩的體會夾雜著苦澀和甜蜜。

  “在小學三年級之前,我從來沒有叫過‘媽媽’。”娜娜說。見到娜娜,是在她所管理的獼猴桃專業合作社里,清秀的裝扮下透著干練,今年26歲的她已經是這里的負責人,有著自己美滿的家庭和事業。在娜娜看來,這一切都源于在小學三年級遇到了自己的“代理媽媽”——余慧琴。

  娜娜是一名棄嬰,小時候被回車鎮一個老人在田里撿到后帶回家撫養長大,盡管家境很貧困,老人和自己的兒子為了撫養娜娜卻傾盡全力,甚至養父怕娜娜受委屈一直沒有娶媳婦。2003年,余慧琴被在縣婦聯工作的朋友拉去幫忙開車,到回車鎮走訪貧困兒童的家庭,在回車鎮她第一次見到了娜娜。

  “第一次見到她,瘦瘦小小的,蓬頭垢面,家里的狀況看得我直心酸,周圍的人讓小孩兒叫媽媽,小孩兒愣是叫不出來,因為從來就沒叫過。”回憶起第一次和娜娜見面的情景,余慧琴記憶猶新,她當即決定給娜娜當“代理媽媽”。

  從那之后,娜娜被余慧琴接到了自己創辦的西峽縣育慧學校里上學。此后,每逢節假日,余慧琴都會把娜娜接回自己家,為她換洗衣服,輔導她的功課。2010年開始,余慧琴將自己的合作社交給了娜娜進行管理,解決了娜娜的工作,余慧琴又忙活著替她把關男朋友,為她縫制嫁衣,置辦嫁妝……

  “第一次向余媽媽喊出‘媽’這個詞的時候,我的心里跟曬了太陽似的,很溫暖。她帶我走進了一個新的世界,給了我完整的愛,讓我有了新的生活。”從“代理媽媽”到“媽媽”,在娜娜看來,余慧琴給了自己完整的母愛。

  像娜娜一樣幸運的孩子還有很多,15年來,余慧琴每年都會成為10余名孩子的“代理媽媽”。每逢節假日,她的家里都會充滿這些孩子的歡聲笑語。“我這一輩子最大的收獲是有了一群閨女兒子,這是一種享受。”余慧琴笑言。

  在整個西峽,自2002年起,從縣領導到企業、到黨員干部、到普通百姓,來自各行各業的“代理媽媽”們已經代理孩子2335名,其中包括在校中小學生1413名,在讀高中生169名,已有273名學生考入高等院校,480名走上了工作崗位。

  80后的姑娘爭當“代理媽媽”

  在西峽的“代理媽媽”中有一群年輕的“80后”,她們有的剛剛當上母親,有的還正在享受著自己的單身生活,當得知在大山深處還有一群渴望關愛的貧困兒童時,她們毫不猶豫地承擔起了作為一個母親的責任。

  在南陽涵朋傳奇服飾有限公司,記者見到了公司的創始人白雨涵和別曉朋,兩個80后的年輕姑娘。“我是西峽的媳婦兒,我們的公司能發展到今天得力于西峽人的熱情幫助。”說起做“代理媽媽”,白雨涵說西峽人的淳樸和無私奉獻的精神感動了她,2014年起她發動身邊的親戚朋友代理了36名貧困兒童,每逢節假日,白雨涵都會帶著生活必需品到丹水鎮去照顧她代理的孩子。

  喬麗麗是西峽縣內燃機進排氣管有限責任公司的辦公室人員,盡管她和丈夫每個月的工資也只有3000元左右,但是知道有“代理媽媽”的活動后,她主動聯系到了縣婦聯認領了兩名孩子。“其實孩子們在義務教育期間的花費并不高,我少買兩件衣服就可以供他們上一年學,怎么說都是值得的。”

  在這些“80后”的“代理媽媽”們看來,西峽素來已久淳樸向上的社會氛圍和西峽層出不窮的道德模范的出現,像一盞明燈指引著越來越多的人行走在奉獻愛心的路上。

  打造“代理媽媽”品牌十五載

  “做一件好事容易,但是要15年長久堅持做一件好事就不容易了。”西峽縣婦聯主席靳麥勤說起“代理媽媽”活動,頗有感觸。

  2002年,為救助因貧困而瀕臨輟學兒童重返校園,完成九年義務教育,西峽縣開啟了“代理媽媽”活動,靳麥勤帶著自己的團隊開始了在全縣的排查,她們先后行程1000多公里,在19個鄉鎮、街道轄區里貧困家庭孩子的家中。“排查的結果讓我們有些震驚,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丹水鎮的小寶珠一家,一鍋米湯就是姐妹三人一天的食糧。”回憶起排查時的情況,西峽縣婦聯副主席郭文眼里泛著淚花。

  “孩子是家里的希望,孩子沒有出路,一個貧困家庭就幾乎絕望了。”靳麥勤說正是基于這樣的想法,縣婦聯提出了“代理一個孩子,救助一個家庭,穩定一方社會”的理念,一場全社會參與的“代理媽媽”活動展開。15年來原本以解決貧困兒童九年義務教育為目的的愛心活動,逐漸演變成一場由領導干部、社會團體、公司、集體和個人參與的幫扶活動。

  靳麥勤認為,“代理媽媽”是一個良心活動,是一個需要長久堅持的活動,保證這項活動堅持十五年之久的一個關鍵因素是一系列跟蹤管理及服務督導措施。在婦聯辦公室我們見到了近30本厚厚的檔案登記卡,孩子的情況和“代理媽媽”的情況被詳細登記在冊。

  西峽縣“代理媽媽”就是一場愛的馬拉松,沒有終點。現在,這個愛心團隊又開始準備今年“六一”要舉行的大型“一對一”結對幫扶活動了……

羽毛球技巧慢镜头 上海打麻将新规定 融丰配资 棋牌游戏哪个正规一点 9月股票推荐 新浪棋牌直播 365盈配资 正规股票配资排名 龙岩麻将技巧口诀 什么是指数年线 银河国际棋牌下载app